WhatsApp訂購(852)95057688 97118291 電話訂購直線(852)-21171188 37219898  
 
用戶:
密碼:
驗證碼:
     
 
 
 
首  頁 >> 花市動態
 
花店成为购物中心升级标配,高端永生花还有什么新玩法?
來源:第一財經 已被流覽73次

 

国内永生花大多小作坊生产,主要集中于云南昆明,高度依赖原产地供应,因此这一市场还未形成完善产业链;且永生花多数以一次性消费为主,深度挂钩节庆日和纪念日。

在一二线城市,书店、咖啡馆、花店正成为购物中心升级的标配。如今的花店品牌,不仅出现在大街小巷,也把鲜花搬进最时尚的购物中心,与众多时尚品牌比邻而居,甚至成为各家商场的“颜值担当”。

在4月17日落幕的第23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上,“网红花店线下沙龙”“花店人,你的2021年要如何发展?”等论坛,将话题聚焦个性化花店的运营和发展。当同质化日趋严重,摆脱“千店一面”的印象,是购物中心引入花店的重要原因。活泼现代的装修风格、小而美的选品、紧跟潮流的陈列和包装,让小清新的新锐花店成为商场中情调和文艺的“代言人”。

这些花店擅长运用流行和元素,讲究跨界混搭。比如2019年野兽派开在上海安福路的旗舰店,两层空间融合了野兽派旗下的LITTLE B、NAKED BEAST、T-B-H,对应美妆生活方式、内衣、新概念家居等领域。在另一家热门花店Roseonly,最热卖的永生玫瑰系列单价过千元,并请来当红“小鲜肉”代言。

无论是在野兽派、Roseonly,还是一些先锋花店,永生花向来是鲜切花之外最为畅销的花卉产品之一。这种被称为“永不凋谢的鲜花”,最早出现于德国,在亚洲的日本较为畅销。但由于国内永生花大多小作坊生产,主要集中于云南昆明,高度依赖原产地供应,因此这一市场还未形成完善产业链;且永生花多数以一次性消费为主,深度挂钩节庆日和纪念日。

在W2展馆,“永生花的妙想世界”展台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合影。这个由上海永生花实验室策划的小型展览,通过永生花的不同特性巧妙搭配,营造了一场别样的花艺体验。这里的主角不仅是玫瑰、绣球等鲜花,更使用了尤加利、芦苇等配材,让视觉呈现更为雅致、隽永。

已经参加多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的易怀强,在展馆转了一圈后发现,今年永生花参展商数量明显下降。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由于运输受限,鲜切花出口出现保鲜问题,一些海外客户会转而订购永生花产品。去年我们的外贸订单增长20%左右,基本与疫情前持平。综合来看,价位在200元左右的产品最畅销。”

易怀强所在的梦之草是一家专营保鲜花的中型企业,旗下产品满天星入选云南“10大名花”。据他介绍,区别于传统的干燥处理,利用细胞液置换技术能够解决植物水分易失的难题,让植物最大化“永葆青春”。“如何选取植物也有讲究,像龟背竹这类热带植物就不行,因为它含水量太高,同理多肉植物也不行。”为了突破选材上的局限,今年易怀强带来多款“保真多肉”新品,以厚实的银叶菊叶瓣,仿制出多肉的肉感,辅以苔藓植物打造绿意世界。

梦之草展台

梦之草展台

 

“保真多肉”

“保真多肉”

 

如果说永生花因为单价贵、溢价高成为网红花店的标配,那么空气凤梨算是直接“开挂”出圈——这种起源于拉丁美洲的观赏花卉,无需土壤种植,可以在空气中生长,深受“小白”欢迎。在淘宝平台上,空气凤梨品种繁多,形态各异,价格亲民,一些热门店铺的畅销款能月销上千。

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,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一领域的商机,然而空气凤梨只能靠分株繁殖,生长缓慢,从幼苗培育到进入市场需要耗费数年,这也成为阻碍空气凤梨产业化开发的最大障碍。

2014年温波从园林系统退休,创立趋势凤梨,在浦东新场镇租了两亩地培育空气凤梨。由于完全依赖种源进口,这些年她陆续引入了100多个品牌,花了大力气栽培,但基本保证不断货的也只有二十来个品种。目前市场上较为流行的主要是低价的“精灵”类。展览期间,趋势凤梨的“大精灵”定价10元一个,很快200个备货便售罄了。

“空气凤梨的生长速度很慢,比如‘柳叶’,4年前播的种,现在也就四五厘米。”温波告诉第一财经,经营空气凤梨有时候也需要“赌”,“多养三年,可能就多了三年的风险”,因此有些同行干脆从种源更充足的泰国倒货,靠差价赚钱。

2015年,全球最大的凤梨种苗公司——比利时德鲁仕公司(现为德鲁仕爱索特集团)落户上海鲜花港,令国内的空气凤梨从业者翘首以盼,期待这个拥有全球近半凤梨种源的公司将其部分品种的母本种源“迁移”到中国。几年过去,虽然德鲁仕爱索特集团在各大花卉展中多次展出空气凤梨品种,显示已有计划进军国内市场,但始终没有放开商业推广。“空气凤梨的本土化代价太高,如果价格始终上不去,市场体量必然上不去。”温波认为。

 

 
 
版權所有@2008-2016 花花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