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sApp訂購(852)95057688 97118291 電話訂購直線(852)-21171188 37219898  
 
用戶:
密碼:
驗證碼:
     
 
 
 
首  頁 >> 花花活動
 
綠色回收 定格鮮花最美一刻
來源:明報 已被流覽353次

 

Hidy期望,工作坊可以吸引有志者加入鮮花回收再造行列。(蘇智鑫攝)
 
圖3之1 - Hidy期望,工作坊可以吸引有志者加入鮮花回收再造行列。(蘇智鑫攝)
 

【明報專訊】「嚓﹗」Hidy手起刀落,攝記沒來得及對焦,花莖上的花蕾已一整個掉下。她說,因為乾花會保持乾製時的形態,所以要在最美時折枝。記者心頭一緊,世間種種人事皆如此?「那並不是把它完結,因為最美的時刻過後,可能翌日就馬上凋謝。最美時乾製,其實是延長它的壽命,以後可以繼續欣賞,就不是浪費。」

乾製花 環保酵素 全方位再用鮮花

貓眼工作室的每角落佈置着不同形態的乾花,淡淡花香想必長期充盈這個空間。Hidy本不諳花藝,想開設一個可以讓人做各式手作的地方,一次有朋友的公司剛搞完活動,問她對現場鮮花素材有沒有興趣,當時沒有經驗的她,只帶上一些黑色垃圾膠袋,裝了整整三大袋,「我再望現場,卻好像原封不動,花的數量多到無論我拿了多少都還有很多」。她驚訝一次活動竟產生這樣大量的有機廢物,而且鮮花不過用了一天就要丟掉,十分浪費,便開始主動聯絡收花。

每次回收花籃,花束因曾置於花籃一段時間,都會稍微脫水,她將新鮮完好的花修剪整理,送往社福機構。其餘的會製成乾花,而殘敗的,她會製作酵素,「很多人會用果皮,浸水加糖發酵三個月左右。我就用花瓣」。她曾看過一個報告,證實酵素殺菌力驚人:有人持續將環保酵素倒往家附近一條混濁的河裏,一個月後魚沒因此死掉,河水更變得清澈。Hidy看見滿地掉落的花瓣,也想到可以物盡其用。她將於周末的工作坊,帶領學員學習保養修剪鮮花的技巧、倒吊法、沙乾法及壓花三種她常用的乾製法,也會製作可清潔家居的環保酵素。

垃圾徵費盲點 不利回收業

即使鮮花得以另一種形式存活,這些用於喜慶致意的花籃仍有許多組成部分是垃圾,這份心意地球伯伯大概很難消化。Hidy每次出動回收,都會將花籃竹子送到願意重用的花店,但隱藏籃中的花泥卻必須丟掉,而每個花籃可能用上兩至四個,因為質感如發泡膠,插過花後穿了洞難以再固定花束,「但花泥放在大自然要用二百年分解」。花籃垃圾還有為了墊高花束、加強立體感而用上的大量玻璃膠紙。

鮮花回收仍未普及

據她所知,鮮花回收在香港並不普及,很多人在活動過後會直接丟掉,「方便很多,什麼都不用想,就算我去收都要約我,讓我在現場初步處理,搬呀拔呀,對他們來說都是成本」。「但我會覺得,當這些你們眼中的垃圾,其實是你們自己製造的,其實為什麼不是由你出錢處理,要由環境幫你承受?」她說香港人普遍沒有這種承擔的意識,也不會辨知幫助他們處理的人的付出。而回收絕不是單向操作,Hidy以往每每即日才收到棄花消息,她要馬上決定和回覆,認為即使有心投入回收工作,也不是人人都能即時抽身。她指近年情况稍有改善,有些單位知道花可以回收,會提早兩星期與她聯絡,「這影響整個(回收業)生態,有幾多公司可以做到即日收呢?」她認為社會的環保意識是令回收得以持續的關鍵。

回收成本誰買單?

Hidy的「乾花前傳工作坊」其實是「盛食派對」的一個活動。主辦單位食享香港是專門回收剩食的非牟利機構,策略發展顧問鄭敏華(Patsy)點出政府展望推行垃圾徵費仍有一些有待解決的盲點,如不處理,足以擊垮如他們和Hidy等在不同位置上回收資源升級再造(upcycling)的工作,「我們某程度上是將人們不要的東西分類,用得的,我們用,但到最後總有部分不能用。而政府未有方案,將來徵費時,是不是向我們徵費?我們去孭條數?」她認為回收再造本已是艱苦經營,還要承擔別人的棄置成本,簡直匪夷所思,促請政府推動法案前必先為回收團體提供清晰指引和方案。

環境成本有價 創造綠色就業

花源絕不是問題,但每次獨力回收三四十個花籃的勞動令Hidy吃不消,她每次回收,為了抓緊鮮花的黃金時刻,最少要連續趕工兩晚通宵,才能做完基本拆釘、清潔、分類和養活工作,休息片刻就要馬上乾製。看見滿室乾花,記者好奇會不會出售,「我暫時無賣,但其實應該要的」。她慨嘆一個人做不了太多,偶爾會做飾物到市集擺賣,一次回收乾製的分量足夠她用上一年。應付不了,有時只好無奈拒絕,「有數要計,如果我本身有計劃,未必能即時處理,就不會去,但我試過不忍心去收,結果鮮花趕不及送去社區中心要丟掉。雖然後來將花架送給花店重用,但好傻,運費我給,自己落手做。有時會懷疑值不值得做,救到幾多呢?但見到又不想浪費」。為了盡量利用被丟棄但仍有價值的花資源,她只好做slash,幫小朋友補習、接佈置場地的工作,才能支持她繼續收花乾製的環保「事業」。

以經濟誘因推動回收再造

說起Hidy的付出,Patsy慨嘆這些人力成本在商業經營上必然是一項重要考慮,她想起上星期舉辦的果皮釀酒活動,指啤酒廠雖感興趣,但開始時都對要釀酒師放下工作、花時間將回收得來的橙批皮而有所顧慮。最後他們邀請工作坊參加者幫忙,從體驗中學習,才能解決。由此,她希望提出創造綠色就業的可能,以果皮釀酒為例,指加入果皮後,啤酒比原來訂價可稍微高一點,為產品增值,絕對有經濟誘因,希望此等生產模式和牽涉的勞動力可以被正視和肯定。

當原材料可以更低成本得到,變相產品可以更低價錢售出,回收再造的過程是否對消費者和生產者構成足夠的吸引力?Patsy表示,發展經濟學派理論一直詬病此種衡量方式,「GDP的計算完全沒有包含環境和社會成本」。這種一九三○年代才冒出的GDP計算方式卻成為現今的主流標準,「這套計算方法是完全沒有想過成本(cost),只計算價錢(price)而已」。以乾花為例,網購平台上有一大堆,Hidy指若用現成乾花製作飾品,先不論顏色過於嬌艷虛假,成本的確較親自收集處理遠低很多,但批量生產的乾花除了為降低成本而款式單一,由於以出售圖利為原始目的,在資源利用上可謂本末倒置,「不會是因為賣不完、用不完所以乾製」。所以價錢以外,回收乾製而成的乾花對購買者來說,還有一重環保意義,「是幫緊地球去用本身沒用的資源」。

乾花前傳工作坊

日期:7月27日

時間:上午10:00至下午5:00

地點:貓眼工作室(北角和富道74-82號仁寶閣閣樓B室)

查詢:bit.ly/2XZ9zRM

盛食派對

派對包括剩食升級產品市集、工作坊、講座及電影欣賞會一系列活動。

日期:8 月 10至11 日

時間:中午12:00至晚上8:00

地點:中環藝穗會陳麗玲畫廊

查詢:bit.ly/2LXqfqn

文 // 潘曉彤

圖 // 蘇智鑫

編輯 // 王翠麗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

 

 
 
版權所有@2008-2016 花花世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