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sApp訂購(852)95057688 97118291 電話訂購直線(852)-21171188 37219898  
 
用戶:
密碼:
驗證碼:
     
 
 
 
首  頁 >> 主題專區
 
月租全台北最貴!不為人知的店王之王
來源:天下雜誌 已被流覽53次

 

47年歷史的六福客棧,今年5月成為台北市第二棟通過「危老」改建的飯店。很多人關心,藏身客棧建築一角,全台人氣最旺的長春四面佛廟,拆遷後將何去何從?而且,這裡還藏著全台北最貴的「地下租金王」。

 
 
 
 

台北最貴的黃金店面在哪裡?

多家房仲都指出,是忠孝東路、敦化南路口的王道銀行分行,實價登錄月租1坪3萬多元,「以標的位置、醒目程度、扣掉大面積騎樓後的淨坪租金水準,王道都是台北的店王等級,」第一太平戴維斯研究部資深協理丁玟甄指出。

對照台北市地政局發布的「107年不動產市場動態年報」,主要街道店租以忠孝商圈最高,平均月租15,201元/坪,王道銀行已是市場均價的2倍。(延伸閱讀:東區恐變空城,房東為何寧可空著店面不降租?

而非正式店面的「地下租金王」,則首推西門町步行街多根被當作服飾攤位的「黃金柱」。陸續被媒體曝光的,包括峨眉街、漢中街的某根柱子,月租分別達6萬元、8萬元。

最新的「黃金柱」高價紀錄,位在西門町6號出口,根據《蘋果日報》報導,一個四面掛滿衣服的柱子——不到1坪的空間,一個月租金11萬元。

但比起中山區巷弄一處賣鮮花的小攤位,這些「黃金柱」、「黃金店面」,都是小巫見大巫。(延伸閱讀:租金飆升,名店出走?正興街給老街商家上的一堂課

地下租金王,月租高達80萬

這裡是台北真正的「地下租金王」,24小時營業、人流和周轉率皆高,符合黃金店面的多重標準,卻彷彿遺世獨立般,從來不在店面仲介的關注範圍。

 

 

 

長春路、松江路口的六福客棧正後方,香火鼎盛的長春四面佛廟,入口處有個鮮花攤,由當地兩家花店,花鮮子、蜂彩合租。

一位看過花店與長春四面佛管理委員會所簽租約的在地人士透露,這個約莫一坪大小的狹窄攤位,月租金高達80多萬元。

隱身在長春四面佛廟裡的小攤位,是台北的「地下租金王」。(黃明堂攝)

「一般來說,店面租金頂多佔營業額2成至3成,3成是極限了,」一位商業房仲業者分析。若據此標準,以80萬月租、佔業績3成推算,小小花攤每月可望進帳260萬元。年營業額超過3000萬。

只要走一趟長春四面佛廟,就知道這個驚人的數字,其實一點都不誇張。

台北最貴的黃金店面

週四下午,長春四面佛廟香煙裊裊升起,七彩花束堆得半天高。

信徒所開的白色保時捷貼著外牆臨停,一身金色泰國傳統服飾裝扮的舞者,正在佛壇內跳著還願舞;從巷口看去,婀娜舞姿全被花籃遮住,只留四面佛獨享。

信眾間流傳,四面佛在星期四這天最靈,顧攤的花鮮子花店老闆娘,對這說法頗不以為然,「沒有這回事,每天都很多人,都很靈!」沒有廟門,這裡24小時全年開放,愈夜愈美麗。

今年七夕,單身網友票選為全台最強姻緣廟,長春四面佛名列第三,前兩名都是道教的月老。不只姻緣,求事業的信徒也所在多有。

來參拜長春四面佛的人潮絡繹不絕,不分晴雨、晝夜。(黃明堂攝)

要選議員,一定來拜!

當地商家指出,長春四面佛靠近林森北路,八大行業有不少擁護者,每逢選舉,「像是中山區要選議員的,一定會低調來拜。」

四面佛廟鄰近的南京東路、松江路口,過去被稱為「台北華爾街」,銀行和號子林立,現在仍有花旗、元大、日盛證券乃至泰國盤谷銀行等。「金融圈很迷信,這附近白天有金融市場;晚上又有特種行業市場,台北很難再找到第二個例子,」當地一位房仲業者形容。

四面佛的四面代表事業、感情、財運和健康,信眾會依順時鐘參拜,買上4盤百元花,一面擺上1盤。還願時,有百元至數千元不等的花束、高架花籃,或是一場3000元起跳的雙人舞。

周邊近10間花店,不只賣花,也兼營佛牌、木雕大象、彩帶等祭祀用品,提供參拜諮詢、牽線舞蹈老師,甚至看相、改運,延伸出一系列周邊服務。

「光是花和周邊產業,這裡一年可以賣上億,可能整條四平街都沒那麼多,」四平陽光商圈社區規劃師林文郁形容,四面佛經濟,強過鄰近、以小型零售為主的四平商圈。

全台第一四面佛,鼎盛35年

台灣上百處四面佛廟中,長春四面佛是第一尊從泰國引來的分身,資深新住民身分已有35年。

佛壇外告示牌上寫著,「1984年六福集團創辦人莊福先生,由泰國恭請回台安奉,」並署名「四面佛管理委員會」。

網路盛傳,莊福因為事業經營不順,發願供奉四面佛改運;早期,四面佛被安置在六福客棧頂樓,只供莊家、員工參拜,後來四面佛託夢必須幫助眾生,才移至現在街角的位置。「聽說不是說迎就迎,還要泰國政府同意,」林文郁說。

六福客棧。(黃明堂攝)

緊鄰長春四面佛廟的四平陽光商圈,曾是台北市知名的舶來品集散地,1992年成立商圈發展協會,理事長陳永成在四平街上經營皮鞋店30年,「我們還沒有正式組織的時候,四面佛就很旺了。」

十多年前,長春四面佛外仍有不少流動花販聚集,類似早期行天宮外賣香、龍眼乾和米糕的阿公阿嬤,但豐厚油水,也引來黑道覬覦。

「佛是他們(六福)的,大家在拜、有利潤,兩派勢力搶地盤,聽說有一陣子鬧得滿厲害,」陳永成說。後來,因為警方介入,六福加強管理、裝上監視器,才平息風波。

唯二花店獲准經營,賣花兼清運

長春四面佛24小時開放,但周邊花店業者公認,四面佛香火最旺的時候,大約是每日下班時間到入夜8、9點。

但即便非熱門時間,信徒依舊踴躍。

《天下》記者在週間正午觀察,儘管頂著30幾度豔陽,短短10分鐘內,仍有10多位信眾來參拜四面佛,平均1分鐘1組人;埕內隨時維持10組左右信徒參拜,其中半數人,會在入口的鮮花攤買上數百元起跳的花束或花盤。

光是以正午推算,花攤每小時進帳就已上萬,黃金店面的天價租金顯得有跡可循。

了解內情的地方人士透露,輪班的兩間花店,照比例拆帳,每月得合力備妥80多萬租金,「只收現金,還不能用支票。」由代表拿到國賓長春影城旁、六福物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位於地下一樓的辦公室繳交,繳了租金,獲准在入口賣花,也承擔維護佛壇整潔的責任。

廟的周邊充滿了花店。(黃明堂攝)

根據六福客棧母公司,上市公司六福開發年報,六福物業管理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為六福開發100%持有的子公司,2017年虧損236.1萬元。公司負責人是六福開發董事長莊豐如的夫婿,去年因內線交易被判刑的賴振融。

《天下》與其中一家花店員工求證,也確認租金金額與繳交地點大致無誤。

 但《天下》詢問六福物業管理主管、員工,他們雖不否認有收取四面佛租金一事,但表示,「只有集團總部可以發言,我們不能講。」

《天下》求證六福集團,六福低調不回應。

四面佛廟一天消耗的花量有多少?「估不出來啦!」是每一家花店共同的回答。

黃明堂攝

因為花束上都插有寫願望用的花牌,各家店設計款式不同,很好辨識,再由花店自行清運。但蜂彩花坊員工表示,光是花鮮子和蜂彩花坊兩家售出的花,每天就能裝滿兩車子母垃圾箱。

夜深,當四平街商家陸續收攤,長春四面佛還忙著排解人間愛欲。多少信眾冀求祂翻轉命運——但四面佛的命運呢?香火鼎盛的背後,藏著隱憂。

通過危老申請,六福客棧改建在即

今年5月,47年歷史的六福客棧取得市政府核准,成為台北市第二棟通過「危老」改建申請的飯店。容積獎勵下,原址未來有望打造20層以上新大樓,上看60億以上的潛在開發利益,將讓18年大虧13.14億元,超過資本額二分之一的六福開發,財務上得以緩一口氣。

雖然六福集團強調,新用途未定,飯店或商辦皆有可能;根據法規,最遲1年內須取得建照。但信眾更關心,改建期間,少說3、4年工期,四面佛該何去何從?

黃明堂攝

走訪四平街、花店,商家間已有各種耳語傳布,「有問過四面佛,祂不想走,六福還要跟祂磨。」「他們家裡人開會、擲筊,可能就搬到旁邊的停車場,了不起100、200公尺。」

事實上,對花店來說,這已不是第一次變動。2年前,四面佛所在的松江路133巷,成排2至3層樓的老舊建築都更,巷內近十家花店被迫搬遷,在四平商圈周邊巷弄尋覓新店址,散了開來。其中一間蝶之艷創意花藝坊,搬到四平街上,剛好就開在陳永成的皮鞋店旁邊,每天傍晚開店,賣到凌晨4點收攤。

可以確定的是,一旦大環境景氣愈差,求神問卜的生意只會愈好。四面佛廟兼具目的型消費、還願的二次消費特性,都市一隅的四面佛傳奇,從不曾停歇。(責任編輯:李郁欣)

【延伸閱讀】
東區恐變空城,房東為何寧可空著店面不降租?
租金飆升,名店出走?正興街給老街商家上的一堂課

 

關鍵字:

 

 
 
版權所有@2008-2016 花花世界